您现在的位置地矿文苑>> 随笔
江湖侠骨恐无多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佳旎     点击数:

“你瞧这天上的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距离上次读书念到这一段,大概是十年前,而写下这话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的整个青少年阶段,是金庸先生的作品陪伴而过的,他的离世,我深感惘然与悲凉,就如同失去一位相识很久令人尊重的师长。

在年纪很小尚不识字的时候,武侠片里的BGM一响起,我就学着主角的样子口中“嚯哈”有声的跟着比划,上学时包着数学书的皮子在课堂上津津有味读了一本又一本原著小说,到了考大学选择新闻传播专业,多少也是和查先生早些年从事报业有关。直到现在,这种潜移默化形成的嫉恶如仇爱憎分明的耿直性格也未消减半分。

“凡有井水处,皆读金庸书。”武侠小说的广泛流传经久不衰,体现着中国人民心目中自古对侠文化的推崇,从《战国策》《史记·刺客列传》《唐传奇》以及坊间市井神怪故事,都是江湖难以抵挡的魅力。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济人困厄;侠之正者,坦荡磊落;侠之信者,千金一诺。“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在金庸构架的这个气势恢宏波澜壮阔的江湖世界中,写历史,风云诡谲大开大合;塑英雄,万夫莫当豪气纵横;绘细节,惟妙惟肖身临其境。在这个侠义的世界里,是儒家匡扶社稷济世情怀的传统,是道家独善其身逍遥避世的隐逸,是释家因果循环刹那芳华的虚无。上至帝王将相纵横捭阖,下至贩夫走卒口角琐碎,时间轴纵贯诸侯争霸的春秋时期争霸至宋元明朝代更迭直至民族融合的清中叶,空间横轴上从塞北朔风斩劲草到关外冰雪漫天封千里到桃花烟雨浸江南,这是一个抽离生活之外的精神世界,其中包举天下的家国情怀与寻常人物的情仇羁绊深深地感染影响了一批一批的读者。

当然,在这些背景之下,最令大家津津乐道的就是小说中灿若星辰的经典人物,在经典的场景中,我们憎其所憎,爱其所爱,感同身受的体会着他们的激荡豪情与悲欣欢愉。

譬如乔峰,雁门关外,眼前是护不住的旧山河,身后是回不去的原故乡,唯有挟令辽帝折箭六军辟易,慷慨赴义,奋英雄怒;譬如郭靖,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数十年死守襄阳,保家护国,满门忠烈;再譬如光明顶上,明教众人皆缟素痛饮而歌,大好男儿,待到他日光复旧山河,也不知多少头颅抛撒神州。侠义的精神,是不畏强权、无论成败、不计生死的英雄主义,是热血与信仰,是人格上的高贵与独立,这种精神在唯成功论,在充斥着厚黑与精致利己主义的时代尤为鼓舞人心。

在这个武侠世界里,写尽了人生百态离奇世情。与世隔绝的冰火岛诞生了张无忌,郭襄骑着毛驴滴滴答答红颜渐老,令狐冲在深受重创心灰意冷时柳暗花明,冰雪聪明程灵素最终死于自己精心炼制的七心海棠之毒;段誉苦恋神仙姐姐王语嫣而不得,慕容复毕生所求而不得的帝王之位,又是段誉生而就有却不在乎的,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橧会、求不得,谁也逃不开这无情的宿命。

书中人的种种深情,往往寥寥数笔,下笔及浅及克制,却是至真至诚,感人肺腑。张三丰对于爱徒的舐犊之情,红花会众英豪的手足之情,龙杨二人夫妻之情,刘正风曲洋惺惺相惜的知己之情,甚至周伯通对武学的痴迷之情,令人读之皆动容。就连一些反派人物,像欧阳锋、血刀老祖、李莫愁等等,亦不是绝对的令人生厌,亦有可敬可悯之处。

从现代的角度看,这些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传奇里,女性却是没有独立的拥有自我意识的,所有的女性角色都是按照作者传统文人士大夫贤妻良母的标准喜好而打造,且金庸对于令男主感情受挫的女性都很残忍,比如戚芳、岳灵珊。只有这一点我很不喜欢。但这权当是时代局限吧,比起古龙先生动辄“浑圆大腿和修长小腿”物化女性的描写,已经强的太多了。

金庸小说的另一特点就是,写作手法和人物情节上借鉴了西方文学的特色,而且很多作品比起欧美殿堂级的名著也毫不逊色。据说最早《明报》上连载的杨过尚在婴儿时期徒手捏死毒蛇的情节就是效仿古希腊神话赫拉克勒斯;无崖子爱上自己创作的雕像就是皮格马利翁的东方版本;再比如《书剑恩仇录》中铁胆庄主残忍灭亲的桥段和梅里美的《马铁奥》情节一致;《连城诀》全篇都没几个好人,与萨克雷的《名利场》一般without hero;《雪山飞狐》中主人公胡一刀生平事迹由多人讲述与《蝴蝶梦》写法相似;《笑傲江湖》的政治隐喻比起《蝇王》《1984》有过之而无不及;《鹿鼎记》的反英雄主义和《唐吉坷德》相映生辉,如此“彩蛋”,俯拾皆是。很多评论家也常将金庸与大仲马相提并论,认为二者都擅长以真实的历史做背景,构划夸张、狂放浪漫、快意恩仇的理想主义蓝图。

《神雕侠侣》的结尾处这样描写: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说着袍袖一拂,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杨过的扮演者古天乐这样悼念金庸, “这位大侠已经正式超脱红尘俗世,彻底退隐江湖······大侠的精神永远长存在他作品之中。”金庸先生已然于这万丈红尘中“大闹一场,悄然离去”。一个时代谢幕了,也许人生就是这样,一次接着一次的相逢,一场接着一场的离别,再见,江湖!再见,金大侠!

Copyright 甘肃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陇ICP备17004662号
技术支持甘肃地矿科技信息中心
单位地址:兰州市红星巷123号地矿大厦
邮 编:730000